欢迎访问六合民众信息网网站!
党建工作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党建工作 >

一声低沉的吼声抬眼望去消失在林子里

2020-04-04 18:53

  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终年在野外,忍受炽热或严寒,不惧风险和枯燥,辨认虎豹脚印,架起红外相机,检测栖息地质量。
  
  从前,他们有的是林场员工,有的是捕猎能手。现在,他们放下油锯、维护林区,从“下套”改“清套”,做起珍稀动物的家乡看护人。
  
  一只雄虎尾跟着雌虎在雪地踱步,一只东北豹绕着界碑兜圈……近来,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公布了本年拍摄到的东北虎豹影像,画面显现东北虎豹日子闲适、生计良好。
  
  2017年3月,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式开展。试点之初,野生东北虎27只、东北豹42只。三年来,又发现新繁衍的老虎幼崽10只、幼豹6只。这些维护成果,离不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的一群动物巡护员。在宽广丛林中,他们看护着虎豹的家乡。
  
  半路出家,伐木匠成了巡护员这几天,赵岩一向没闲着。他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珲春分局科研监测中心的年轻一员。记者见到他时,他正跟搭档忙着做有蹄类动物大样方调查作业,每天要在山里走周长8公里的正方形路线,收集区域内的动物数据。
  
 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试点区是我国东北虎、东北豹种群数量最多、活动最频频、最重要的定居和繁育区域。试点区坐落吉林、黑龙江两省交界的老爷岭南部;在吉林省,触及珲春、汪清、图们三个县市。珲春市既坐落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核心区域内,又与俄罗斯的虎道相连。
  
  谁能想到,眼前这个戴着黑框眼镜、略显斯文的赵岩,在山里已作业了10年。2014年底,深山雪地里还有油锯伐木声,转年开春,东北重点国有林区全面中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。在30岁那年,他从一名林场工人变成了动物巡护员。
  
  这些年来,赵岩从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,“跨界”到动物维护,还见证了林场从“伐木”到“护林”的功能转变。“你看,我便是这支巡护部队的样本。”赵岩说,像他这样“半路出家”的有不少,没有动物维护专业的背景,得向老师傅们学习,不能怕辛苦。
  
  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汪清分局,38岁的巡护员周文杰已经是一名“老资格”。前几年,部队里来了“90后”小伙曲鹏飞和闫文强,周文杰便当起了师傅,收集数据、架起相机、辨认动物脚印,都手把手教。
  
  刚当上护林员,曲鹏飞和闫文强就测验到山里检查相机,成果相机没找到,闫文强居然走丢了。半个钟头就能下山的路,闫文强足足走了近3个小时。
  
  闫文强说,进了山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,越怕越急越蒙,没了方向,腿都走不动了,又不敢停脚。
  
  赵岩说,现在气候已回暖,是山里比较舒畅的时节。等到了夏天,林子里又热又闷,虫子还多。碰上蜱虫咬进肉里,就得用烟头把它一点点烫出来,“不小心烫到自己肉上,滋滋地疼到心里。”
  
  珲春林区红外相机拍摄到的东北豹  材料图片生态好了,维护区不少地方都有了虎豹的身影上一年,一只野生东北豹在吉林汪清县境内活动时,被布设在此地的红外线相机成功拍摄到,这是天桥岭林区首次拍摄到野生东北豹的实体影像。
  
  周文杰说,跟着这几年野生东北虎豹种群安稳,其活动范围也在不断扩大,维护区不少地方都有了虎豹的身影。
  
  上一年冬季,周文杰和搭档们在雪地里寻觅东北虎的踪影。走着走着,他感觉脚底下的雪踩着结实。“停一下!”蹲下身,吹开浮雪,居然便是东北虎的脚印!
  
  曾经,伴着油锯刺啦啦的动静,赵岩一个人常常从林区的一个工棚,爬过几个山岗到另一个工棚。现在,赵岩也“慎重”起来。
  
  2017年12月,赵岩和搭档像平常相同在盯梢东北虎的脚印,遽然听到一声低沉的吼声。抬眼望去,一个影子一晃,消失在林子里。他们渐渐靠近,发现一串东北虎的新鲜脚印。老师傅郎建民判断,他们或许被激烈警告了,再往前恐怕会遭受进犯。大伙急忙沿着反方向行走。没走出200米,他们就发现了一只雌虎带着3只幼虎活动的痕迹。虎口逃生中,赵岩惊出了一身盗汗,真实领会了东北虎的威力。
  
  “虎豹随时出没,便是碰上熊瞎子,也够风险的。”赵岩和队友在巡山的路上惊于遇虎逢豹的风险,不过,也更喜于这片森林回归原本的气愤与热烈。
  
  “前些天,我正垂头走着,哗哗有个狍子跑到面前,两三米远,它瞅我,我瞅它,都蒙了。”周文杰说,他缓过神来,刚掏手机想拍照,狍子也缓过神,撒腿就往山上跑。“老有意思了。”周文杰说,近年来林区维护得好,狍子、马鹿越来越多。
  
  山里盗猎的套索少了,红外相机多了这两年,林区动物增多了,王志鹏清出来的套子却越来越少。本年31岁的王志鹏,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汪清分局金苍林场巡护员,过去他能一次清出20来个套子。“不是本事不可,是真没啥套子啦。人们都有维护意识,国家有法令束缚,我们不肯也不敢下套子捕猎了。”
  
  在停伐护林的节点上,王志鹏进入林区作业。“刚开始,我一个套子也找不到。”王志鹏苦笑着说。捕猎的套子一般用特细而结实的油丝绳制造,用草叶树叶盘上,掩藏得特别好,很难被发现。
  
  不过,清套还需下套人。林区里的老猎人吴建平转行成了巡护员。王志鹏跟着他学本事,很快成了清套能手。
  
  据介绍,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自试点以来,组成专业巡护部队,发动群众建造“零盗猎社区”,不少“下套人”变成了“清套人”。各项维护行动中累计出动5万余人次,拆除围栏5.6万余米,整理收缴猎具9800余件。
  
  山里的套子少了,红外相机多了。现在,王志鹏却给56岁的吴建平当起了师傅,手把手教他运用相机。
  
  “以前还得上山取回图像和视频,现在都能实时回传了。”王志鹏说,虎豹巡护的设备越来越“高精尖”,“在屏幕上看到虎豹影像,那感觉,就跟隔着屏幕看自己孩子似的。”
  
  现在,监测系统建造已成为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亮点作业之一。管理局探究出空天地一体化监测渠道,移动巡护终端实时互联互通,无线传输相机随拍随传。现在,已完成基站建造30个,建成了掩盖5000平方公里的中试工程。
  
  数据显现,自试点以来,管理局架起相机1700余架,获取和辨认超过1000次东北虎豹和10多万次的梅花鹿等活动影像,同时,不断加强常态化巡护,试点区巡护总里程从试点前的0.7万公里增加到16.8万公里,提高了24倍。
  
  “一切都在变好,咱们的本事也得变多。”许多巡护员和赵岩相同,依然在山里执着地“刷”步数,“坚持巡护,才干更好地为东北虎豹看护家乡。”